太乙治癌

 
 


恶性肿瘤诊治


三、建议媒体宣传走基层,让癌症患者能够找到好医生

媒体宣传应该走基层,让癌症患者能够找到好医生。我们经常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先从理论上创新,治乳腺癌等各类癌症自然也一样。我曾经跟癌症打交道二十多年,总是想能从理论上攻克癌症。今天听到一位患者讲到原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师于娟患了乳腺癌同时敢于跟癌症作斗争的感人事迹。听后心情十分沉重,觉得值得分析一番。

治癌我们走了多少弯路

癌症可怕之处不在于病情危重,难以救治,不在于病情危急,来不及救治,在于遇不到好医生,三下两下先把正气给伤害了,小病治成大病。在于人们思想认识不清,遇到好医生也不敢去治,结果因长期犹豫不决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据媒体透露,于娟,祖籍山东济宁,挪威海归,生前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师。一年前,即2010年元旦左右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随后骨转移逐渐到全身躯干。经过一年多治疗终因救治无效于2011年4月19日凌晨3时离开了人世。这位于娟患者在患病后的治疗中写了不少日记,其事迹感动和激励了无数网民,内容除了感恩,更多的时候是在反思生命的真谛。

我有一位肺癌患者,他多次告诉我他也曾经历了好多不堪回首的名老专家医疗。谈话中才让人发现,许多患者和家属在发难之际,很少注意到中西医各自的不同理论,不同处理方法。有些人虽然也找到了中医知名专家,但从理论的角度,都没有跳出西医对于癌症发病机理等方面许多不切实际的认识。古典的中医理论跟现行的中医理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作为一名患者,我自己当初最简单不过的想法就是中华医学文化长达五千年,肯定有不少尖端技术没有出世。长期以来,中西医之间互相拆台,媒体宣传也有很大偏见,总是目光向上,反复宣传的是大医院那几个精英,对于癌症的宣传说不定还会是误导。所以导致了我们想找好医生很难。我希望大家能听一听一些别开生面的医学观点,知道怎样识别好医生,如何找到自己信得过的医生,信得过的医学,信得过的治疗方法。

我觉得在癌症诊断和治疗方面整个学术界都进入了一个误区。比如食管癌,只要拉网有癌细胞就不论青红皂白,马上手术放化疗。九十年代我曾治过许多食道癌、胃癌患者,都取得满意疗效。比如,黑龙口秦川乡曹中立食管癌肿块已堵住有七厘米多长,硬是怕做手术来找中医,三个月左右基本好了,经过一年多调理,已十几年过去了,精神比正常人还健康。

癌症发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发病往往让人觉得很蹊跷,谁都预料不到。正如于娟在日记里写的那样:为啥是我得癌症?正如于娟所说,此言一出,病房里无论再热闹开心的场面,气氛会在一秒钟内变得死寂凝重,一秒后,便有阿姨抽抽搭搭地暗自涕泪,有阿姨哭天喊地痛骂老天瞎眼,有阿姨捶着胸指着天花板信誓旦旦平素没有做过亏心事为啥有如此报应。有几个病人算几个病人,没有一个能面对这个直捅心窝子的话题。

为啥是我得癌症?用于娟的话说,我在癌症里整整挣扎了一年,人间极刑般的苦痛,身心已经摧残到无可摧残,我不想看到这件事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发生,但凡是人,我都要去帮他们避免,哪怕是我最为憎恨讨厌的人!

我的患者中就有许多肺癌患者,开始也并不感觉很严重,大多数人都是手术放化疗之后人就一天天不像样子。有的医院开展介入疗法,不少人就因为介入疗法之后腹水胸水突然出现,治着治着,人已不行了,最后只好放弃治疗,在家等死。西医的方法是化学药品,中医人则创造了中药疗法,动不动也是说“以毒攻毒”。用的材料虽然不同,毒性一点不差西医。治癌的医院到处都是,基本思路就是反复做检查,浪费了患者不少钱财。同样的治法,花样在变,本质不变,也没有人统计过手术放化疗之后究竟有多少人存活了下来?

“癌变”的祸根是“气血逆乱”

于娟得病后看了好多医学书,懂得的肿瘤知识已经不少,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救治好自己的病。于娟在生命日记里这样写道,医生说:肿瘤的肿块不是容易形成的,癌症的发生需要一个长期的、渐进的过程,要经历多个阶段。从正常细胞到演变成癌细胞,再到形成肿瘤,通常需要10-20年,甚至更长。当危险因素对机体的防御体系损害严重,机体修复能力降低,细胞内基因变异累积至一定程度,癌症才能发生。

于娟深信这些理论是绝对正确的。他在日记中写到,癌症发生的多个阶段为:正常细胞→轻度不典型增生(分化障碍)→中度不典型增生→重度不典型增生(原位癌)→早期癌(黏膜内癌)→浸润癌→转移癌。她在一些资料中看到,从癌症的自然病程来看,被称为“癌中之王”的肝细胞癌,从癌变开始(以甲胎蛋白-即AFP开始低水平升高算起)发展到晚期,有至少2年时间;从单个癌细胞发展到AFP升高的实际时间还要长得多。乳腺癌在临床发现肿块前,平均隐匿时间为12年(6-20年),确诊以后的自然病程也有26.5-39.5个月。从发现到死亡大概有3-6个月的生存时间。

于娟曾兴奋地写到,我这是自发的科研行为,因为我一直想搞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得癌症。甚至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潜伏在癌症病房里的青年研究学者。

对于癌症形成的真正病因,其实现有的医学知识和现有的认识还并没有把发生癌变之后的许多问题解释清楚。我的临床经验告诉我,发生“癌变”主要原因,是由于事先积攒的太多的疾病信息,当身心突然遇到一个不可抗拒因素的冲击,因之突然发生癌变。我们可以这么形象地举例说,像天空中突然打雷闪电一样,突然来了一次大释放,这种来自体外的或是体内的类似“异常放电”的大释放,会干扰正常的信息传导秩序,意外地发生一场严重的逆乱和混乱。诱发因素主要是经气薄弱的脏器或组织恰好遇到一个不利的节气,遇到地磁或者地磁之外邪气的干扰。撞击到哪个脏器或组织就会在哪个脏器或组织出现癌变。伤害的情形相当于“挤兑”所引起的气滞、血瘀、痰凝。

对于癌变发生的这种信息传导失常和紊乱,中医理论就称之为“阴阳失调”。“阴阳”在哪里?就是每个人发生疾病过程中的体表经络穴位反应。论起癌症的发病,每个人的发病时间可能说起来前期已有10年8年了。比如平时不注意感冒,发烧过去了,如果处理不彻底,问题就留下了。平时吃饭不注意,想吃就吃,生冷油腻不管,吃坏肚子了喝几包药就过去了,其实没过去。最严重的是肠胃功能紊乱,积食日久,根子不清理,问题就留下了。平时吵几句嘴不在意,如果一个人五脏气都伤了,若是生一场气就不一样了,少不了一场病。

平定“逆乱”要找“根本”

中医不简单之处在于很早就注意到从病变发生的高度去处理一切病变。古人说“治病必求于本”。又说“先病为本,后病为标”。癌变之后异常生长的肿瘤是在经络病变之后。经络发病在先,肿瘤出现在后。所以要平定“逆乱”,先要找到反应经络这个根本。

在学习中医理论当中我发现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曾注意。人体其实内脏包括大脑神经只管某一系统的内部行政事务,至于疾病防卫和解除疾病痛苦属于体液免疫调节系统的职权。它们是大脑神经的派出机关,所以古人称之为“臣使之官”。大凡人体有了疾病就要找“三焦”这个“臣使之官”。可是现在大多数医生都不学中医,甚至还不承认经络,医学教育自然就跟“三焦”这个“臣使之官”的距离拉远了。在癌症病人的经络检查中发现,有的病人穴位已经反应过多次,已经是陈旧性的了。人体有一个非常健全的信息系统一条一条记录着各种疾病信息。有的伤痛过一段时间没有了,自己认为可能过去了,其实问题并不那么简单,是免疫系统暂时转移了矛盾,一旦问题闹大了,就会内外合邪,一齐作乱。 所以“癌变”引起的全身性气血大紊乱和大逆乱不能光想从解剖层面解决,而是要从脏象层面解决。人体信息传导在经络这个层面是多元的,还有“腧穴”、“原点”等可供研究的神秘部位。平时肉眼是看不见的,但是它是存在的。往往在反应穴位被激活时才可能“看得见、摸得着”。

数十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所有疾病痛苦都需要从经络层面解决。任何一个肿瘤发病,之前都有许多迹象表明信息系统出现了故障,时常不断的有指示灯、信号灯在发亮。比如说,好端端的某一部位突然发麻,肢体某一部位突然无力像要跌倒,某一部位时常出现一阵针刺样的尖锐的疼痛,肠胃时常无故腹泻、便秘,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突然消瘦严重,小便异常,咳嗽阵阵,面色无华等等。最有参考价值的莫过于发生在某一经络穴位上反复出现的敏感压痛,肿满肿胀,突发的走窜感、触电感、蚁行感、温热感,寒凉感、冰冷感。睡眠不好,饮食异常,情绪异常,都是发自信息系统的疾病信号。

研究发现,疾病信息是靠经络传递的,观察疾病轻重要靠经络测量决定。经络虽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只要有病变发生,体表一定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将内脏病变特征呈现出来反应穴位。而经络系统又是一个双刃剑,通过信息反应系统既能做出各种疾病的早期诊断,又可以借助经络反应系统进行一系列的疾病治疗和信息调节。人体自身信息调节正常后继而会通过经络系统的干预,加上医生适时适度的配合,激活和调整全身整个细胞免疫、体液免疫系统,才能尽快平定这种“逆乱”。

生命科学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说,西医操作的好比是电脑的硬件,中医操作的好比是电脑的软件,不能一看到病检报告,就大惊小怪,要把注意力集中到癌症病人的经络穴位变化上来。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些大夫讲这样的话,这病到了晚期,“预言”只能活几个月等等。不少病人是被医生夸夸其谈的“科学诊断”预言吓死的。对癌症患者来说,心理因素始终都很重要,不能这样对患者说话。病检有异常,说明体内存在着一定隐患,需要重视,但不等于就是死亡报告。治癌应该不像机器修理,不是简单的部件切割,我们今天的医生不论中医西医,都需要向我们最传统的中国医学求教,学习古人特别是“太乙中医”这种既简单又疗效神奇的“查体医疗”诊病治病方法。 以毒攻毒大错特错

“以毒攻毒”的观念是当前治癌工作的最大危害。有人说人体上的经络好比地球上的山川河流,突如其来病邪像洪水一样,突然山洪暴发,地面上到处都是污泥浊水,不去清理,久而久之必然会攘成大乱。人体五脏功能的紊乱,导致严重的气血紊乱,医生不去平乱,反而以毒攻毒,错杀无辜。在最危急的时刻,再度损伤了已经奄奄一息的一线生机,这意味着什么?大量死亡病例的最后结局,说明现行治疗方法是极其危险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于娟说她自己进行过15次化疗,做过无数次手术,几次低压20多、脉搏停止,一天两次骨髓穿刺,经受了巨大的痛苦。

对于癌症转移一说我个人自己有不同见解。我认为现行癌症转移说,有些解释比较牵强。我发现,疾病信息也有“资源共享”的特性,而这一“资源共享”恰好成为部分癌症发生转移的帮凶和病理基础。比如说胃里有肿瘤形成,肝、肺、肠道,脑髓、骨骼、皮肤、淋巴结等重要脏器的信息系统都已被癌肿病邪紧紧地包围着,处理得当,很快会化解许多矛盾,处理不当,一呼百应,它们都可以乘机作乱。乘机发起进攻,伤害到更广泛的脏器组织。它们会因“信息共享”的缘故事先就互相通气。比如心脏,肺、骨骼、大脑神经、周围神经、消化道、男女生殖器、性腺、淋巴组织等,转移之先,经络检查就能发现到处都有病邪的踪影,之后会利用医生的失误乘机作乱。胃癌肝转移之所以很容易,是因为胃癌发病之前已经有疾病信息转移到肝的信息系统,如果医生失治误治突破了肝的这一“防线”,通过肝的反应系统就会转移诱发肝的癌变。

我自己总结了二十多年的治癌经验,深刻认识到对癌症的治疗首先要解决的是有关信息紊乱的问题,要从经络反应规律上下手。不要一见是癌就以毒攻毒,而要尽早想法平息体内这种业已形成的大混乱。就好比当年大禹之水一样,不能堵,只能疏导,让紊乱的系统尽快恢复正常。必须想法为病邪找出路,驯化它们,跟它们和平共处,让它们改邪归正。

还有一点,治癌其实并不难,难的是认不清“虚实寒热”真假。我们经常遇到癌症许多束手无策和不可逆转的“死结”大多是人为造成的。一般来说,当病邪在体内蕴攘到一定阶段要发病的时候,本质的东西有时隐藏得很深,呈献给我们的只是一个表象、假象。通过仪器能查到的并不是发生癌变的根源。中医形容说“大实有羸状,至虚有盛侯”,癌症大多是“真热假寒,真实假虚”。大多数突发疾病包括癌症都是由机体内部自残造成的,有时真假难分,很难把握。现行治疗方法缺少了对古人这些知识的了解,缺少通过经络测量等对疾病规律的认识。做手术或者放化疗,大部分不是“屈杀”就是“错打”。有些外科医生不相信经络的存在,自以为是,动辄手术放化疗,结果是“错上加错”,问题越弄越僵、越弄越糟糕。 就说手术吧,看起来切了就完事了,其实并没有除根,因为根子在别的地方。只要是癌,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应经络体征,都会有几个相同的反应经络体征。而且病状也有相同之处。比如,都会不同程度的有背痛,肝区痛,腋下痛,头皮发痒,大腿内侧疼痛等。一处发病,其它部位几乎都会波及。比如乳腺癌,开始发病时患者自己能意识到的是乳房出现了病变,然而病变的毒素已经散布到全身大小组织。所以刚刚切除一个乳腺完全不够,必须首先着眼于调理经络。不管哪儿出现肿瘤,如果只信手术,切了一切了事,贸然进入,切除了一个脏器,扰乱了机体内部的平衡,正好给病邪扩散和转移提供了机会。

临床发现,疾病过程中全身所有的反应穴位都是联网的,癌症病邪干扰信息系统发布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一下子散布全身,甚至奇经八脉都会被病邪盘踞,混乱状态下如此棘手的问题没有一个清晰的头脑和对策,以毒攻毒,还未开战,元气先伤,怎能将如此疯狂的癌魔赶出体外呢?

生命之花会更鲜艳

“癌变”的祸根是气血逆乱,所谓逆乱,主要表现是在人体生物电磁性的改变。严重病变导致信息传导不按一定方向一定顺序传导,好比磁铁被敲打后没有了磁性,表里两个不同属性的物质突然都向一个方向汇聚,最后挤在一块,跟碰车一样,碰的不可开交。这种没有秩序的生物电传导,不时错误地发布指令,搅乱和扰乱了生命活动的许多正常程序。所以临床上会出现一些非常怪异的临床症状。明明是热,他说寒,明明是实,他说虚。某一部分有时甚至敏感的不敢碰。这种各自为政的生硬改变和混乱过程,可能就是导致“基因突变”的重要机理。

各种癌症都会有经络反应出现,要把握住每一个人的反应特征,在实施治疗中不要老是纠结在解剖概念的层面上犹豫不决。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医生患者都要冷静,首先考虑通过相关经络系统的调控,让紊乱的信息传导恢复正常,电传导恢复正常,让中枢系统统一指挥,让气血正常周流,不能瞎指挥。这样就会使已经癌变的恶性肿瘤细胞逆转回来,由恶性转成良性。所以我特别提醒和建议所有的医生和患者都要深入探讨癌症发病的一些规律,“把握阴阳”治癌。

经络理论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一项最伟大的发明和发现,经络路线图是指导所有疾病也是所有癌症诊断治疗的路线图。在数十年间我不停顿地仔细观察和总结过癌症患者治疗前后的穴位反应,发现癌症并不可怕,用穴位调节配合药物治疗非常有效。“阴阳五行”到了现在被多数人认为不科学,其实很科学,是当年古人从经络反应中提炼出来的疾病规律。反应穴位的反应特征完全可以按阶段分别出阴阳属性来,可以分别用“木火土金水”的概念加以概括。还有疾病的许多环形特征很有趣照此就可以测量出阴阳经络传变的一些数据来。经络脏象学说既古老又现代,是当今最有潜力的学科,是超前的科学思维和战胜癌魔最有力的武器,应当尽快加以弘扬。

在《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里有这么一段话,说的是世界上有四种人曾得到我国先民的无限崇拜和信仰,这四种人就是“真人、至人、圣人、贤人”。比较低级一点的是“圣人”和“贤人”,高级一点的是“真人”、“至人”。他们都能“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他们都能“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达到“超凡的人生境地”。最根本的两条是“把握阴阳”和“呼吸精气”。他们通过“修真养性”,除了会有“超凡的人生”外,生活会更舒心一些,生命会更长一些,甚至能活到三百岁上下。

于娟在她的日记中写到,她为了治病,家里卖掉了仅有的60平方米房子和父母在山东老家的房子,婆婆、大姑、爸妈、丈夫,全家人一起租房子过活。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于娟还是在坚强活着,她的人生目标从未如此简单而明确――活着,专心挣扎努力活着。

于娟在随后的治疗中对健康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她的日记博文,仍然激励着后人。她劝告周围的人,“现在,我只想让我孩子有妈、父母有女儿、丈夫有妻子。尽全力活下去,这就是我所有的目标,也希望自己的教训能够提醒更多的人,忽视自己的健康就是一种不负责任”。她痛苦地说,“我多想再活三十年,看到儿子长大成人”!

从茫然、委屈、悲愤,到逐渐领悟、反思、感恩,于娟都用博客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她想到通过网络平台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让更多的人了解癌症,体悟人生的真谛。

一份国际刊物上曾登载了这样一条消息,身上携带有癌症基因的小白鼠比正常的小白鼠生命要延长数十倍。相信每一个癌症患者只要能够坚持这种用“阴阳调节”的方法治疗,再经过自己的锻炼,每一个人都能在阳光路上走的更远,长命百岁,幸福无边。生命之花都会开的更加鲜艳。所以迫切希望媒体宣传也都能落实中央精神,走基层宣传基层中医,让癌症患者能够找到好医生!

恶性肿瘤的基本知识

太乙治癌资料一

太乙治癌资料二

太乙治癌资料三

太乙治癌资料四

太乙治癌资料五

传奇太乙阴阳丹

媒体报道

癌症患者留言

攻克糖尿病成果展

扁鹊医道

中医药国家战略

郭教授简介

郭教授的博客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84027331 (010)84025093 传真:(010)84025093 电子邮箱:guochaoyintaiyi@sina.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北三条56号 邮编:100007
Copyright © 北京太乙中医诊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北京协和医院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新华网健康 中国日报网健康 新浪健康 搜狐健康 腾讯医疗 爱爱医 生物谷 爱唯医学网 医学论坛网 医脉通 中国数字医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