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治癌

 
 


传奇——“太乙阴阳丹”攻克了癌症

二十年前也就是1991年6月22日“太乙阴阳丹”通过了西北地区多位医学专家参加的技术鉴定,第二年1992年6月在前次1989年7月的基础上(专利申请号:89107421.x)我又申报了关于“太乙阴阳丹”的发明专利(太乙神灸压穴丹,专利申请号:92109263.6)。后来多次参加北京等地的国家级“发明博览会”。会上有人看到“太乙阴阳丹”治病的神奇疗效,就感慨地说,“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现在让我就来讲一讲这个故事。


针对穴位敏感点研制的“压穴丹”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萌动了研制“压穴丹”的念头。医院里有一台导平仪,又叫经络导平仪,其连接患病部位的接头是圆形的,给病人做治疗不觉得怎么样,可是自己感受一下后竟觉得很有一种不寻常的感觉,不想拿下来。然后就试做了好多扎成球形的类似药丸的东西,自己试了觉得很不错,就拿给中风偏瘫患者用,结果效果就出来了。开始患者走路总向一边倒,走路不稳,用了后就不向一边倒了,走路稳当点。之后用到胃病病人身上,以及所有当时正在医院门诊看病的一些患者身上,普遍反映都有不同效果。这才一步步试探着改做成纯中药制剂的药丸,命名为“压穴丹”。

“压穴丹”就是专门用来按压穴位的“丹药”。因为居多的药物成分是矿石类药材,加上反复炼制加工,具有一定丹药的特性,所以叫“丹药”。至于穴位,不是普通的书本上的穴位,而是按压敏感压痛的部位。现在我的研究已经明确了许多,压穴丹需要压在反应点上,而不全是敏感点。所以当时的说明书就说明要压在敏感反应点上。

压穴丹的药方在开始曾几经改动,反复增减剂量,有时嫌它反应快,有时嫌它反应慢。因为穴位的脾性我当时还并不十分清楚。主要困难是药丹压在穴位上是让它破皮好还是不破皮好。因为所有的朋友都劝我做成膏药哪种剂型患者容易使用,我说那就不叫发明,没有科研价值。谁知二十多年的实践证实他们比我高明,认得清人们的心思,如果开始就走这条路我早就赚大钱了。但我始终保持着这样一种心态,人类发展到什么时候都会有病,都会有穴位反应,市场需要有这样一种产品来填这个空白。所以我没有改变主意,一直受苦受累把它带到身边直到今天。


从敏感点到反应点的跨越
我们经常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先从理论上创新,科研活动并且要把几千年来的传统观念改变没有创新理论出现产品就很难站住脚跟。过去有过狗皮膏药,现在还正在用的有各种各样的外用膏药,没有人用过这种由一个医生情有独钟研制出来这种“压穴丹”。书本上的穴位图曾经是古代医生发现的反应穴位好发部位,绘制成经络图以后如果照着去按压穴位就会不见效果。而用药临床辨证却是离不开这样一个能解决病变属性的理论工具。这中间的距离也影响了压穴丹的临床使用。

是动病与所生病平常人们体会不到它存在的真实意义,可是用起了压穴丹问题可就显现出来了。有人感觉背痛或者腰痛,就知道贴上一片膏药,这种很简单的道理似乎不用给人们说人们就能掌握。可要用起压穴丹必须仔细查找反应点。这个反应点并不等于敏感点,自己是感觉不到的。所以要想使用好压穴丹必须钻研经典的医学著作。《黄帝内经》、《难经》这时候就必须认真读了。

一九八九年报专利的时候跟一九九六年报专利时候的认识就一下有了不同。因为过去按照敏感点去治,敏感的地方好找,所以这时设计的产品就好使用,患者感觉哪儿不适就到哪儿贴,管用的多,不管用的少。原因是都是一些小病,压几天就过去了,患者普遍认为疗效不错。但等到后来深入研究发现有问题出来了。患者一看到偶然几个穴位破皮甚至化脓就不干了,说这是感染。所以我们一下子感觉到压穴丹并不那么简单,理论基础上存在一定认识上的不足。

人体发生疾病到底是敏感点多呢还是反应点多呢?说真的,这是个医学大话题。之后才明白,敏感点包括在反应点之内,是反应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反应点总共有两大类,一类比较敏感,通常人们称它敏感点,一类不一定敏感,甚至患者自己一点感觉不到,也就是不敏感。压穴丹所针对的对象正是这类不敏感的反应点。


“化脓、破皮”与“不化脓、不破皮”
说说“化脓、破皮”与“不化脓、不破皮”则很有意思。一般医生都看不起针灸医生,他们瞧不起搞针灸的医生。他们可能还说搞针灸人的坏话,讨厌给人做穴位治疗。这是历史形成的,因为针灸的技术难度大,搞不好会出事故,甚至出力不讨好。为什么呢,是因为这里边学问太大,短时间学不到手。结果出了问题不知所措,很容易让外行人钻空子,甚至诬陷。他们会说人家好好的皮肤怎么会被弄破呢?如果化脓就说是感染,如果光破皮又会说怕感染。总之,在穴位反应方面有许多医生曾经是被有人错怪的。

为了搞清楚这其中缘由,我们按照常规,先不给患者反应点上贴药,直接吃药,主要指的中药。当然西药也一样会有同类现象。当药服到病情快要好转的时候,突然脖子、颈、肩、背部,口腔周围,口唇周围,鼻孔周围,甚至头顶毛发内,常常有疖子出现。有人还会出大痈,红肿热痛。平时毛发里边出疖子很正常,背上手臂上,无论哪儿出疖子、出大痈人们一点不会想到这是服药后的反应。但当是在身上某处贴药,就会怪罪医生,当然主要指的是在穴位上出现了疖肿,甚至化脓。记得有一次给刘辅印老师治中风偏瘫病,其中有一个压的是左侧支沟穴,结果右侧支沟穴出了个脓泡。很多时候这种现象出现的不少。口服药不论中西药都一样,只要对症,体质差的,特别是遇到正邪双方都很强的时候,比如年轻人,很容易出疖子之类。那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体质好,假如体质不好,反而不会有这种现象。所以我们常说,出现这种现象是机体免疫功能健全的现象,压穴之后出现的化脓、破皮道理一样。

压穴治病原理说起来跟过去的针刺、艾灸一样,都主张要刺到反应点上,但现在教材不同了,只是说按前人的书本上写的学位按固定位置取穴和扎针。艾灸开展的地方不多,但也没有强调一定要找反应点,所以都不是很传统的做法。就说扎到反应点上了,情况可能就有不同。有的老师明明告诉学生扎完针要按压一下,不让出血,可是总是压不住,止不住出血。原因就是扎到反应点上了。遇到这种情况,如果去采用压穴丹压穴治疗,就一定会出现化脓的现象。因为反应穴位下边瘀热太重。


病分三等来考验医生医术
《黄帝内经》说世上没有治不好的病,可能只是医生技术不够全面罢了。我曾仔细观察过各种大大小小的疾病,能吃药解决的是最轻的病,能扎针解决的是比较重的病。如果长期住院,这不行,那不行,这个医生的方子不行,那个医生的方子不行,除了西医手术还有招外,内科医生是玩不转的。谁的技术最好呢,懂得灸法治病的医生。有一种医生古代称之巫医,他们这些人被看做是最高明的医生。其实不少是利用穴位治病的专家。现今还有懂穴位的人么?很少很少。少的是都不去从事反应点的研究,搞针灸自然也很皮毛。

穴位反应点是今天的叫法,过去叫“腧穴”。我给它下的定义是:反应的穴位称腧穴。因为全社会都已经接受了针灸书上说的那一些概念。我常说这人身体不错,身上没有穴位,有人会惊讶,怎么人身上没有穴位,我是说没有反应的穴位。没有反应的穴位这人身体就很健康,就叫没病。反之,经过检查,发现反应穴位不少,就说不够健康,需要治疗。说到治疗,一下子就涉及到病的轻重问题,反应轻的人开上些药就可以,不用扎针,如果反应点很重,包括面积大,厚度厚,硬度硬,都不好处理,短时间拿不下来,必须采用艾灸(重典)的方法,也就是压穴丹最适合的病种。

什么病最重,大家都知道的是癌症,所以压穴丹研制辛苦二十多年,最终还是把目标投向了恶性肿瘤这一些世界性难题的病种上。点穴治病经常会从小说喜剧人物的口中得出非常神秘的演讲和传唱。事实上,压穴丹就是利用点穴的原理研制出来的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产品,是灸法的改进和技术更新,是中医学史上的一项重要发明创造,是一种永恒的不可替代的穴位制剂。阴阳丹分阴阳两种,阳丹偏泻的功能,阴丹偏补的功能。但实际运用中可以互换互用。它的优点是既适用医疗单位使用,又可以家庭自诊自治。它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之外,还可以用来作为强身保健之用,是一切大病的克星。如果将病分三等,见证高等医生水平的就是压穴“阴阳丹”。


医学小发明引爆医学大发现
“压穴丹”的发明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发明,可是谁也没有事先预料到它竟然会引爆一场中国医学的大发现。要了解穴位的深层奥秘,不得不下一番苦心,一场查体医疗的医学革命开始了。

有一篇文章叫“《内经》诊法重视经络体征”,经络体征的概念就一下子提出来了。第二篇文章叫“医学的第二程序”,肯定了中医的认病方法是空前的先进,中医处置疾病的方法应放在西医的后边,西医的检查方法应放在中医的前边。医学的目的是彻底解决疾病带给人们的痛苦,高度发展的结果必然要从解剖医学向脏象医学跨越,以脏象医学脉诊查体医疗的普及为终极目标。

“查体医疗”一词用现代人的话说怎么解释,我们作了这样的努力,就是在发掘整理古典医学宝藏时,意外地发现穴位跟脉象有关联,点按穴位可以发现脉象在变动。在深入学习古籍发现,古代医书中所记载的脉诊方法不是说什么脉就主什么病,而是用来监控穴位反应变化的。比如人们常说的“左心小肠肝胆肾,右肺大肠脾胃命”,就指的是在这些部位出现的脉象异常意味着跟这些脏腑有关的经络会有反应穴位出现。所以就要求人们去到这些部位寻找反应点。找反应点的这项工作就叫查体,按照查找到的反应穴位去治,去开中药,就叫查体医疗。因为是通过脉诊的初步判断再行查找反应穴位,所以合起来就叫“脉诊查体医疗”,通俗的说法就叫“中医查体医疗”。

说到行话,我们就要跟大家讲一些理论方面和概念方面的东西,论说地道的中医,应该是按照这一步骤来完善它的理论和各科临床。针刺、中药不能分别是两个医生的工作,应该是每一个医生必须兼备的医学知识和技术。摸脉查穴位,开中药,或者开西药,可能是针对不同病人的病情而安排的不同方法。所以提到“太乙中医”,它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在临床诊断和辨证施治中,突破传统治病方法,在获得完整的病理诊断资料后,主要依据检查体表经络穴位反应点体征,特别是通过 “寸口”脉象分析查找体表经络反应点体征诊断治疗疾病的方法。按照“平脉辨经、循脉入证、分经用药”的顺序进行操作。具体的诊法治法包括内服中药、穴位外治、针刺艾灸等常用治病方法,包括“太乙阴阳丹” 压穴疗法。


癌肿的幕后黑手是经络穴位反应
中医不简单之处在于很早就注意到从病变发生的高度去处理一切病变。古人说“治病必求于本”。又说“先病为本,后病为标”。癌变之后异常生长的肿瘤是在经络病变之后。经络发病在先,肿瘤出现在后。所以要平定“逆乱”,先要找到反应经络这个根本。

中医对于癌变发生的这种信息传导失常和紊乱,理论上就称之为“阴阳失调”。“阴阳”在哪里?就是每个人发生疾病过程中的体表经络穴位反应。在学习中医理论当中我发现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曾注意。人体其实内脏包括大脑神经只管某一系统的内部行政事务,至于疾病防卫和解除疾病痛苦属于体液免疫调节系统的职权。它们是大脑神经的派出机关,所以古人称之为“臣使之官”。大凡人体有了疾病就要找“三焦”这个“臣使之官”。可是现在大多数医生都不学中医,甚至还不承认经络,医学教育自然就跟“三焦”这个“臣使之官”的距离拉远了。

生命科学不是那么简单,可以说,西医操作的好比是电脑的硬件,中医操作的好比是电脑的软件,不能一看到病检报告,就大惊小怪,要把注意力集中到癌症病人的经络穴位变化上来。对于癌症形成的真正病因,其实现有的医学知识和现有的认识还并没有把发生癌变之后的许多问题解释清楚。我的临床经验告诉我,发生“癌变”主要原因,是由于事先积攒的太多的疾病信息,当身心突然遇到一个不可抗拒因素的冲击,因之突然发生癌变。我们可以这么形象地举例说,像天空中突然打雷闪电一样,突然来了一次大释放,这种来自体外的或是体内的类似“异常放电”的大释放,会干扰正常的信息传导秩序,意外地发生一场严重的逆乱和混乱。诱发因素主要是经气薄弱的脏器或组织恰好遇到一个不利的节气,遇到地磁或者地磁之外邪气的干扰。撞击到哪个脏器或组织就会在哪个脏器或组织出现癌变。伤害的情形相当于“挤兑”所引起的气滞、血瘀、痰凝。这些认识都是指导我们抗癌的有力武器。


阴阳丹让恶性肿瘤无路可走
万事万物都存在着相克和相生,或者说世上一窝降一窝。阴阳丹跟所有中西医临床都密不可分,无论搞不搞中医,都可以使用,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和临床效果。自己如果身上有什么不适,可以查一查,找出反应点,压上阴阳丹,保证效如桴鼓。“一窝降一窝”最直接的就体现在压穴丹治疗癌症的效果上。我刚刚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把握阴阳”治癌。可能许多人一时还不甚明白,阴阳是什么,怎么把握?所以就涉及到查体医疗的一些知识了。

综合治疗需要综合诊断的配合,综合诊断之后才可以有针对性的选择一些穴位来斩断癌症病魔的病根。当然不止断根,还有控制病情。西医的检查结束后,一般来说我们已经明白了自己得的什么病,病情有多重,接下来就要考虑怎么治的问题。开始我们并没有敢说阴阳丹就是针对癌症设计的技术,可是到了后来,说这句话的底气就足了。因为不知是天意还是人意,恰好癌症所反应出来的穴位最适合采用阴阳丹来解决。化脓灸在这里可以尽情的展示自己的本领了。 中医有一本书叫针灸聚英,作者高武,清楚地写到“须得脓出多而疾除”。当时谁也不很重视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到现在明白了,癌症患者的穴位反应必须要压穴丹用到穴位上看见化脓才可以放心了。

我自己处置过千千万万的穴位,拍照了数以千计的穴位反应图像,各式各样的反应随着病情不同,反应轻重不同,很容易让我们观察到病情变化。处置穴位反应的过程,就是一个认识疾病的过程,就是一个分析疾病轻重的过程。

我觉得在癌症诊断和治疗方面整个学术界都进入了一个误区。比如食管癌,只要拉网有癌细胞就不论青红皂白,马上手术放化疗。我们现在应换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实验室所能看到的“正常细胞到轻度不典型增生(分化障碍)到中度不典型增生,再到重度不典型增生(原位癌)这一阶段是穴位治疗的最佳时机。然后,从早期癌(黏膜内癌)发展到浸润癌再到转移癌,就要费神了,一方面经络穴位配合减轻病痛,一方面药物治疗,包括输液,各种应急措施都需要应用。但无论什么情况下穴位治疗不可忽视和小觑。因为直接面对癌细胞许多时候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手术或者什么的,动了它的老巢就好比捅了马蜂窝。换一个角度,如果始终面对起先造成癌肿恶变的基础反应穴位就有不一样的结果了。针对平时零敲碎打积攒的反应穴位的封锁性治疗,就等于斩断其癌肿退路,阻断组织向癌肿供给营养,就会一步步将癌细胞困死。反应穴位是癌肿形成的幕后黑手,反应穴位被干掉,癌症也就好了大半。所以说太乙压穴丹的使用会让恶性肿瘤无路可走。

恶性肿瘤的基本知识

太乙治癌资料一

太乙治癌资料二

太乙治癌资料三

太乙治癌资料四

太乙治癌资料五

传奇太乙阴阳丹

媒体报道

癌症患者留言

攻克糖尿病成果展

扁鹊医道

中医药国家战略

郭教授简介

郭教授的博客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84027331 (010)84025093 传真:(010)84025093 电子邮箱:guochaoyintaiyi@sina.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北三条56号 邮编:100007
Copyright © 北京太乙中医诊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北京协和医院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新华网健康 中国日报网健康 新浪健康 搜狐健康 腾讯医疗 爱爱医 生物谷 爱唯医学网 医学论坛网 医脉通 中国数字医疗网